染嗓

我是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我所犯下的罪行汇成唯一的一条,存在是子虚乌有。



老年人

啊 我以为我将要溺死在你温柔的眼神里

可是并不 从来就不止我一个人


明明这个城市就很多人 

明明外面灯火通明 

与我擦肩而过的人那么多

和我并肩的就只有你


上火了 又咬到口腔内壁 好痛啊】


 

虽然有着狗日子总要过下去的觉悟 但是丧的时候就是控记不住我寄几 怀疑是病)

 

或者说 一开始就不应该给我希望 太假了 我不信了

不过现在绝望也不迟 反正是迟早的事

你说的。

{ 2017-06-20 /1 }
 

难得 我又整了一段侄子出来

  他的眼底融进了水面的波光,眼泪像水中气泡一样不断从深潭般的眼瞳里冒出。

  那是钟楼下的湖水,倒影着的是夜空中闪烁的银河。偏离中心很远的小镇空气清新,每颗星星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他是真切的想要离开这里了,不管是以怎样的方式。坠入湖中溺死也好,从不属于自己的塔上跳下去摔死也好,好好地活着已经成为一种奢望。活下来是没有好结果的,既然这样不如死掉,一了百了。

  他一直这么想着。在塔尔过去十年的生命里。

 

🐸

我不会去了解,也不想了解。
因为我宁愿你是喜欢过我的,我没有跟你关联,没有用情头,我或许很喜欢你,但是我知道很快我也会不喜欢你。你说迟早要分开,我也知道,但是我不知道的事会这么早。
不过也行,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决定不喜欢你了。让我继续冷血无情下去,只爱我所爱。
就当学费交啦,智障旮旯卜

 

我听见李不胡对我说:“没事嘛。虚假的活着,就算没有意义,那也是活着的。”

“你说对不对?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啊。”


我希望我能同你一般。

 
1 2 3 4 5 6

© 染嗓 | Powered by LOFTER